三论构建“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的新型调节机制

Enfu Cheng, 施 镇平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企业是国民经济运行的微观实体。在经济体制改革进程中,对国民经济运行实行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调节,最终将落脚到企业的运行上。现阶段,我国拥有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等。在这些不同性质的企业的运营中,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实现方式呈现出丰富性、生动性、多样性。现根据我们曾经倡导的由指派性国家定货、协商性国家定货、指导约束性计划、参数诱导性计划、不完全市场调节和完全的市场调节这六种方式组成的结合形式体系,对各类不同企业进行探析,以增强对“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新机制的可操作性。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29-33
Journal财经研究
Issue number06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1991

Cite this

三论构建“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的新型调节机制. / Cheng, Enfu; 施镇平.

In: 财经研究, No. 06, 1991, p. 29-33.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7ee80ee7a047407295305c0f29952870,
title = "三论构建“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的新型调节机制",
abstract = "企业是国民经济运行的微观实体。在经济体制改革进程中,对国民经济运行实行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调节,最终将落脚到企业的运行上。现阶段,我国拥有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等。在这些不同性质的企业的运营中,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实现方式呈现出丰富性、生动性、多样性。现根据我们曾经倡导的由指派性国家定货、协商性国家定货、指导约束性计划、参数诱导性计划、不完全市场调节和完全的市场调节这六种方式组成的结合形式体系,对各类不同企业进行探析,以增强对“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新机制的可操作性。",
keywords = "不完全市场, 市场调节, 国家调节, 计划调节, 协商性",
author = "Enfu Cheng and 镇平 施",
year = "1991",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 "29--33",
journal = "财经研究",
issn = "1001-9952",
number = "06",

}

TY - JOUR

T1 - 三论构建“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的新型调节机制

AU - Cheng, Enfu

AU - 施, 镇平

PY - 1991

Y1 - 1991

N2 - 企业是国民经济运行的微观实体。在经济体制改革进程中,对国民经济运行实行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调节,最终将落脚到企业的运行上。现阶段,我国拥有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等。在这些不同性质的企业的运营中,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实现方式呈现出丰富性、生动性、多样性。现根据我们曾经倡导的由指派性国家定货、协商性国家定货、指导约束性计划、参数诱导性计划、不完全市场调节和完全的市场调节这六种方式组成的结合形式体系,对各类不同企业进行探析,以增强对“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新机制的可操作性。

AB - 企业是国民经济运行的微观实体。在经济体制改革进程中,对国民经济运行实行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调节,最终将落脚到企业的运行上。现阶段,我国拥有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等。在这些不同性质的企业的运营中,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实现方式呈现出丰富性、生动性、多样性。现根据我们曾经倡导的由指派性国家定货、协商性国家定货、指导约束性计划、参数诱导性计划、不完全市场调节和完全的市场调节这六种方式组成的结合形式体系,对各类不同企业进行探析,以增强对“以市场调节为基础、以国家调节为主导”新机制的可操作性。

KW - 不完全市场

KW - 市场调节

KW - 国家调节

KW - 计划调节

KW - 协商性

M3 - 文章

SP - 29

EP - 33

JO - 财经研究

JF - 财经研究

SN - 1001-9952

IS - 06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