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斯的回归: 从世界货币到国际货币?

Radhika Desai, 童 珊 (Translator)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31 Downloads (Pure)

Abstract

在本文中,我的观点是在当前的经济危机中凯恩斯的相关性比那些广泛但粗浅的讨论更为深刻。和Susan George(2007),George Monbiot(2003),Joseph Stiglitz(2006)一样,我将凯恩斯在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中最初的提议作为重构新自由主义后世界的经济和货币管理的起点。但和他们不同的是,我将从历史角度探讨凯恩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布雷顿森林会议并认为今天来接受他的观点的条件更加成熟。另外,我还想使凯恩斯观点回到它们最初的一致性和统一性。因为人们对于布雷顿森林会议中凯恩斯的提议理解并不多;因为这些提议和他关于全体就业的国内经济管理观点不容易区别开来;因为放在一起的话,这些观点对于资本主义的批判比人们想象的还要剧烈;因为对于凯恩斯观点的解释人们存在重要的分歧,尤其是那些想要将他吸收进他批判的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他的信徒和另外一小部分不同意这种做法的人;因为大部分的左派倾向于将凯恩斯简单的视为改革主义者而且不值得关注;因为很多凯恩斯提议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中遭到拒绝的原因上不清楚,所以本文的分析显得很有必要。但是,也许更为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将凯思斯观点放置于它们的历史语境中,目的是展现使得他的观点被拒绝的时代错误以及今天他为什么显得重要的原因。如果说在1944年不存在一种批判性的使得人们可以接受他的提议的历史条件尚不存在的话,现在出现了。如果说1944年凯恩斯很不幸的超过了他的时代的话,那今天他就是我们的同时代人而让他重新讲话的时间也到了。这同时需要回顾一下我们现在所处的历史时刻。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40-53
Number of pages14
Journal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Volume7
Issue number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09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