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法纳斯尔福的“社会的科学指导”理论

皮内达 米格尔, 童 珊 (Translator)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一些重大问题的解决被推迟了许久。它们的解决将会巩固范式的转变,用新的文化视野(尤其是对经济事物的看法)来服务新的社会。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通过网络来阐述社会,以便构建新的基于自由民主参与之上的交流空间。抛开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类的理论来阐释现实非常不易。我的理论工具箱中有杰根·哈伯马斯(Jurgen Habermas)的"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建",也有"新马克思主义"。今天的争论焦点在于结合社会建设范畴里的标准和政策,回顾中性资本主义,重申资本主义不是来源于科学,更不会是来源于技术。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断搜索我的理论工具箱。我深知,在这个混乱的全球化的历史时期,一切事物都在坍塌,后现代主义占据了所有的领域。...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94-108
Number of pages15
Journal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Volume8
Issue number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0
Externally publishedYes

Cite this

皮内达米格尔, & 童珊, (TRANS.) (2010). 阿法纳斯尔福的“社会的科学指导”理论.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8(2), 94-108.

阿法纳斯尔福的“社会的科学指导”理论. / 皮内达米格尔; 童珊 (Translator).

In: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Vol. 8, No. 2, 2010, p. 94-108.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皮内达米格尔 ; 童珊. / 阿法纳斯尔福的“社会的科学指导”理论. In: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2010 ; Vol. 8, No. 2. pp. 94-108.
@article{b7593921c8634be0b897027872537e44,
title = "阿法纳斯尔福的“社会的科学指导”理论",
abstract = "一些重大问题的解决被推迟了许久。它们的解决将会巩固范式的转变,用新的文化视野(尤其是对经济事物的看法)来服务新的社会。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通过网络来阐述社会,以便构建新的基于自由民主参与之上的交流空间。抛开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类的理论来阐释现实非常不易。我的理论工具箱中有杰根·哈伯马斯(Jurgen Habermas)的{"}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建{"},也有{"}新马克思主义{"}。今天的争论焦点在于结合社会建设范畴里的标准和政策,回顾中性资本主义,重申资本主义不是来源于科学,更不会是来源于技术。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断搜索我的理论工具箱。我深知,在这个混乱的全球化的历史时期,一切事物都在坍塌,后现代主义占据了所有的领域。...",
keywords = "社会的科学指导, 21世纪玻利瓦尔社会主义",
author = "米格尔 皮内达 and 珊 童",
year = "2010",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volume = "8",
pages = "94--108",
journal =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publisher = "上海财经大学海派经济学研究中心",
number = "2",

}

TY - JOUR

T1 - 阿法纳斯尔福的“社会的科学指导”理论

AU - 皮内达, 米格尔

A2 - 童, 珊

PY - 2010

Y1 - 2010

N2 - 一些重大问题的解决被推迟了许久。它们的解决将会巩固范式的转变,用新的文化视野(尤其是对经济事物的看法)来服务新的社会。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通过网络来阐述社会,以便构建新的基于自由民主参与之上的交流空间。抛开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类的理论来阐释现实非常不易。我的理论工具箱中有杰根·哈伯马斯(Jurgen Habermas)的"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建",也有"新马克思主义"。今天的争论焦点在于结合社会建设范畴里的标准和政策,回顾中性资本主义,重申资本主义不是来源于科学,更不会是来源于技术。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断搜索我的理论工具箱。我深知,在这个混乱的全球化的历史时期,一切事物都在坍塌,后现代主义占据了所有的领域。...

AB - 一些重大问题的解决被推迟了许久。它们的解决将会巩固范式的转变,用新的文化视野(尤其是对经济事物的看法)来服务新的社会。科学家和技术人员通过网络来阐述社会,以便构建新的基于自由民主参与之上的交流空间。抛开马克思列宁主义之类的理论来阐释现实非常不易。我的理论工具箱中有杰根·哈伯马斯(Jurgen Habermas)的"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建",也有"新马克思主义"。今天的争论焦点在于结合社会建设范畴里的标准和政策,回顾中性资本主义,重申资本主义不是来源于科学,更不会是来源于技术。为了这个目的,我不断搜索我的理论工具箱。我深知,在这个混乱的全球化的历史时期,一切事物都在坍塌,后现代主义占据了所有的领域。...

KW - 社会的科学指导

KW - 21世纪玻利瓦尔社会主义

M3 - 文章

VL - 8

SP - 94

EP - 108

JO -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JF -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IS - 2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