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内生增长理论的界定及其微观机制

Yan Ma, 严 金强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在将马克思表达技术进步的资本有机构成理论做出外延和内涵区分的基础上,本文提出马克思外延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内生经济增长只能是半内生经济增长,而内涵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经济增长才是内生的经济增长。在将内涵可变资本定义为表达技术进步影响劳动复杂程度的价值体系之后,本文具体探讨了马克思内生经济增长的理论逻辑,并进行了模型化分析。在这一宏观分析框架下,本文将内生经济增长的微观机制区分为复杂劳动的转化机制、创新机制、激励机制和累积机制,从而为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奠定了微观基础。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from-to)34-43
Journal经济学动态
Issue number9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7

Cite this

马克思内生增长理论的界定及其微观机制. / Ma, Yan; 严金强.

In: 经济学动态, No. 9, 2017, p. 34-43.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745e7fbe0c8545478d89df84188186f1,
title = "马克思内生增长理论的界定及其微观机制",
abstract = "在将马克思表达技术进步的资本有机构成理论做出外延和内涵区分的基础上,本文提出马克思外延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内生经济增长只能是半内生经济增长,而内涵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经济增长才是内生的经济增长。在将内涵可变资本定义为表达技术进步影响劳动复杂程度的价值体系之后,本文具体探讨了马克思内生经济增长的理论逻辑,并进行了模型化分析。在这一宏观分析框架下,本文将内生经济增长的微观机制区分为复杂劳动的转化机制、创新机制、激励机制和累积机制,从而为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奠定了微观基础。",
keywords = "内涵资本有机构成, 内生经济增长, 微观机制",
author = "Yan Ma and 金强 严",
year = "2017",
language = "Chinese (Simplified)",
pages = "34--43",
journal = "经济学动态",
issn = "1002-8390",
number = "9",

}

TY - JOUR

T1 - 马克思内生增长理论的界定及其微观机制

AU - Ma, Yan

AU - 严, 金强

PY - 2017

Y1 - 2017

N2 - 在将马克思表达技术进步的资本有机构成理论做出外延和内涵区分的基础上,本文提出马克思外延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内生经济增长只能是半内生经济增长,而内涵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经济增长才是内生的经济增长。在将内涵可变资本定义为表达技术进步影响劳动复杂程度的价值体系之后,本文具体探讨了马克思内生经济增长的理论逻辑,并进行了模型化分析。在这一宏观分析框架下,本文将内生经济增长的微观机制区分为复杂劳动的转化机制、创新机制、激励机制和累积机制,从而为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奠定了微观基础。

AB - 在将马克思表达技术进步的资本有机构成理论做出外延和内涵区分的基础上,本文提出马克思外延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内生经济增长只能是半内生经济增长,而内涵资本有机构成决定的经济增长才是内生的经济增长。在将内涵可变资本定义为表达技术进步影响劳动复杂程度的价值体系之后,本文具体探讨了马克思内生经济增长的理论逻辑,并进行了模型化分析。在这一宏观分析框架下,本文将内生经济增长的微观机制区分为复杂劳动的转化机制、创新机制、激励机制和累积机制,从而为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奠定了微观基础。

KW - 内涵资本有机构成

KW - 内生经济增长

KW - 微观机制

M3 - 文章

SP - 34

EP - 43

JO - 经济学动态

JF - 经济学动态

SN - 1002-8390

IS - 9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