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cending Global Economic Volatility and Slap-Dash Repairs to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Architecture

Patrick Bond, 童 珊 (Translator)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10 Downloads (Pure)

Abstract

相对于生产部门的停滞趋势,全球经济金融部门的扩张可以解读为典型的积累过剩危机。本文主要探讨在第三世界普遍货币"贬值"以及发达国家金融不稳定、市场账面价值降低(如网络公司、房地产和其他衍生泡沫)的背景下,主要政治巨头的应对措施。与20世纪30年代相反,这种金融资本的部分账面价值降低——受到2008年末和2009年系统范围内的草率补救约束——未产生普遍恐慌和危机蔓延以致侵蚀整个系统完整性,尽管2008年10月,这种威胁达到极端水平。资本过剩贬值的"转移和停止"意味着大部分发达金融机构得以幸存。但它们能够如此,是通过高强度、超经济高压政治做到的,包括性别和环境压力。这样的结果是世界经济以更极端的方式...
Original languageEnglish
Pages (from-to)95-127
Number of pages33
Journal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Volume12
Issue number4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4

Cite this

Transcending Global Economic Volatility and Slap-Dash Repairs to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Architecture. / Bond, Patrick; 童珊 (Translator).

In: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Vol. 12, No. 4, 2014, p. 95-127.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ed8657e0aedd49d9b6ddd1fafe8a6380,
title = "Transcending Global Economic Volatility and Slap-Dash Repairs to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Architecture",
abstract = "相对于生产部门的停滞趋势,全球经济金融部门的扩张可以解读为典型的积累过剩危机。本文主要探讨在第三世界普遍货币{"}贬值{"}以及发达国家金融不稳定、市场账面价值降低(如网络公司、房地产和其他衍生泡沫)的背景下,主要政治巨头的应对措施。与20世纪30年代相反,这种金融资本的部分账面价值降低——受到2008年末和2009年系统范围内的草率补救约束——未产生普遍恐慌和危机蔓延以致侵蚀整个系统完整性,尽管2008年10月,这种威胁达到极端水平。资本过剩贬值的{"}转移和停止{"}意味着大部分发达金融机构得以幸存。但它们能够如此,是通过高强度、超经济高压政治做到的,包括性别和环境压力。这样的结果是世界经济以更极端的方式...",
keywords = "经济危机, 国际金融",
author = "Patrick Bond and 珊 童",
year = "2014",
language = "English",
volume = "12",
pages = "95--127",
journal =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publisher = "上海财经大学海派经济学研究中心",
number = "4",

}

TY - JOUR

T1 - Transcending Global Economic Volatility and Slap-Dash Repairs to the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Architecture

AU - Bond, Patrick

A2 - 童, 珊

PY - 2014

Y1 - 2014

N2 - 相对于生产部门的停滞趋势,全球经济金融部门的扩张可以解读为典型的积累过剩危机。本文主要探讨在第三世界普遍货币"贬值"以及发达国家金融不稳定、市场账面价值降低(如网络公司、房地产和其他衍生泡沫)的背景下,主要政治巨头的应对措施。与20世纪30年代相反,这种金融资本的部分账面价值降低——受到2008年末和2009年系统范围内的草率补救约束——未产生普遍恐慌和危机蔓延以致侵蚀整个系统完整性,尽管2008年10月,这种威胁达到极端水平。资本过剩贬值的"转移和停止"意味着大部分发达金融机构得以幸存。但它们能够如此,是通过高强度、超经济高压政治做到的,包括性别和环境压力。这样的结果是世界经济以更极端的方式...

AB - 相对于生产部门的停滞趋势,全球经济金融部门的扩张可以解读为典型的积累过剩危机。本文主要探讨在第三世界普遍货币"贬值"以及发达国家金融不稳定、市场账面价值降低(如网络公司、房地产和其他衍生泡沫)的背景下,主要政治巨头的应对措施。与20世纪30年代相反,这种金融资本的部分账面价值降低——受到2008年末和2009年系统范围内的草率补救约束——未产生普遍恐慌和危机蔓延以致侵蚀整个系统完整性,尽管2008年10月,这种威胁达到极端水平。资本过剩贬值的"转移和停止"意味着大部分发达金融机构得以幸存。但它们能够如此,是通过高强度、超经济高压政治做到的,包括性别和环境压力。这样的结果是世界经济以更极端的方式...

KW - 经济危机

KW - 国际金融

M3 - Article

VL - 12

SP - 95

EP - 127

JO -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JF - Journal of Economics of Shanghai School

IS - 4

ER -